【白起】枪点红尘3

“悠然姑娘,今天依旧是明艳动人,让人倾心啊。”
“王公子说笑了,紫玉已经在阁中等候多时,数日不见王公子来,都快相思成疾了。”

“听闻悠然姑娘今晚要演奏一曲,小生可是特地前来捧场的。”
“季公子里面请,先看看红凝姑娘的绸舞,小女子不才,演奏还在后面。”

“今夜黄茵姑娘可得空?”
“有空,怜儿,带方大人去京墨阁。”

进门来的基本都是些老主顾,他们喜欢什么脾性怎么样,悠然都了如指掌,接待起来得心应手,毫无怠慢。

趁着没客人进门的空档,悠然招来丫头境儿,问她后院里还伤着的白芷可有什么异样。境儿本是后院负责浣衣的丫头,呆头呆脑的,却非常老实。最近悠然叫她照看白芷,她也照顾的得尽心尽力。

“回悠然姑娘...

【白起】枪点红尘2

原来是个女子,还有微弱的呼吸。
女子浑身湿透,全身肤色泛白,唯有两颊透着不正常的红,腰上似乎还有伤。悠然连忙把她拖到岸边,轻拍她的脸颊,口中呼唤着:“姑娘,姑娘,醒醒。”人却未见清醒。

悠然怕时间耽搁的越久人越危险,口中吹出长哨,招来后院中的护卫。那护卫人强体壮,听了悠然吩咐,把那昏迷不醒的女子往背上一放,便飞快的把她背回了水云楼,安放在一个空房间里。

正巧今天来讲课的李老先生略通岐黄之术,悠然招人把李老先生请到屋里,让他瞧瞧这女子身上的伤。李老先生不紧不慢的开了副药,嘱咐了煎药时需注意的事宜,就回后院里的讲堂里去讲课了。

女子第二天就醒了,对悠然感激涕零,含泪泣诉了自己的凄苦身世。说是自...

【白起】枪点红尘

      ——白起手执青隐枪,踏马而来。他身上铠甲已破,面上血迹零落,眼里却是清明。他伸手拉起悠然,至马背身前,长喝一声,踏马而去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正是江南明媚天,醴河边上,画眉婉转啼鸣中夹杂着数名女子的娇笑声。有琴声悠然响起,带着三月天的慵懒,恍若清晨的雾,若有若无,飘散在越见浓烈的天光里。

悠然放下琴,才想起昨日给自己的功课还未做完。自从掌管水云楼以来,对自己的要求似乎越发懈怠了。楼里的姑娘们都已起了,有的已梳妆打扮整齐,正在堂里练舞,有的却素面朝天,正端着面盆去院子里洗漱。悠然款款拾级而下,跟院子里的姑娘们一一打了...

© Burning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