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白起】枪点红尘3

“悠然姑娘,今天依旧是明艳动人,让人倾心啊。”
“王公子说笑了,紫玉已经在阁中等候多时,数日不见王公子来,都快相思成疾了。”

“听闻悠然姑娘今晚要演奏一曲,小生可是特地前来捧场的。”
“季公子里面请,先看看红凝姑娘的绸舞,小女子不才,演奏还在后面。”

“今夜黄茵姑娘可得空?”
“有空,怜儿,带方大人去京墨阁。”

进门来的基本都是些老主顾,他们喜欢什么脾性怎么样,悠然都了如指掌,接待起来得心应手,毫无怠慢。

趁着没客人进门的空档,悠然招来丫头境儿,问她后院里还伤着的白芷可有什么异样。境儿本是后院负责浣衣的丫头,呆头呆脑的,却非常老实。最近悠然叫她照看白芷,她也照顾的得尽心尽力。

“回悠然姑娘...

【白起】枪点红尘2

原来是个女子,还有微弱的呼吸。
女子浑身湿透,全身肤色泛白,唯有两颊透着不正常的红,腰上似乎还有伤。悠然连忙把她拖到岸边,轻拍她的脸颊,口中呼唤着:“姑娘,姑娘,醒醒。”人却未见清醒。

悠然怕时间耽搁的越久人越危险,口中吹出长哨,招来后院中的护卫。那护卫人强体壮,听了悠然吩咐,把那昏迷不醒的女子往背上一放,便飞快的把她背回了水云楼,安放在一个空房间里。

正巧今天来讲课的李老先生略通岐黄之术,悠然招人把李老先生请到屋里,让他瞧瞧这女子身上的伤。李老先生不紧不慢的开了副药,嘱咐了煎药时需注意的事宜,就回后院里的讲堂里去讲课了。

女子第二天就醒了,对悠然感激涕零,含泪泣诉了自己的凄苦身世。说是自...

【白起】枪点红尘

      ——白起手执青隐枪,踏马而来。他身上铠甲已破,面上血迹零落,眼里却是清明。他伸手拉起悠然,至马背身前,长喝一声,踏马而去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正是江南明媚天,醴河边上,画眉婉转啼鸣中夹杂着数名女子的娇笑声。有琴声悠然响起,带着三月天的慵懒,恍若清晨的雾,若有若无,飘散在越见浓烈的天光里。

悠然放下琴,才想起昨日给自己的功课还未做完。自从掌管水云楼以来,对自己的要求似乎越发懈怠了。楼里的姑娘们都已起了,有的已梳妆打扮整齐,正在堂里练舞,有的却素面朝天,正端着面盆去院子里洗漱。悠然款款拾级而下,跟院子里的姑娘们一一打了...

李怼怼的第一张SSR
本非洲人用192朵花换的Ծ‸ Ծ

许墨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跟个穿着如此老土的女人约会!!!
你为什么要这样糟践自己!!!

说真的
这裙子我奶奶见着可能都会嫌弃老土
这个游戏真的是奇迹暖暖原班人马制造的吗???
还能更不走心一点吗???

继续前一篇的脑洞:许墨线


一朝丞相许墨被朝中奸臣陷害,身背无数莫须有罪名,被定罪流放,家族连坐。流放途中又有仇家暗算,打算杀他灭口,永绝后患。许墨身负重伤,好不容易逃到国境边陲的一个城镇里,奄奄一息。被女主捡回青楼救了下来。许墨随便编了个凄苦贫农身中无妄之灾的身世,让女主收留自己,女主看许墨可怜,就答应了。许墨改名换姓,在没人认识他的小镇青楼里端茶砍柴,养精蓄锐。一边想办法暗自调查陷害他的奸小,谋划复仇,一边看女主跟恩客调情。女主空下来的时候也会跟许墨聊聊天弹弹琴(谈谈情),问他家里人怎样,问他有没有相好之类的。许墨日日跟女主相处下来,觉得此女子虽然姿容风流,但绝不是一般的风尘女子。
后来仇家找到了许墨,半夜潜入青楼,想...

关于恋与制作人的脑洞

设定在古代(什么朝代可以根据剧情需要设置)

李泽言→天子,皇帝,绝对的嗯
白起→将军或者大内侍卫统领之类的
许墨→一定要是丞相了,长袖善舞,权臣说的就是他
周棋洛→没有官职但是擅长舞文弄墨并且是坊间谁都叫得出名字的才子、作品闻名于世(类似李白)

女主是开青楼的老鸨(自主创业的人er)

然后就可以开始走剧情了

李泽言线:
李泽言微服私访,被一个没脑子地方官儿带去他们那儿响当当的青楼(就是女主开的)找乐子。李泽言没觉得庸脂俗粉有什么趣味,就发现这老鸨长得还可以,委婉的表示想跟女主约一约,可惜女主只卖人不卖身,花言巧语推销手上的姑娘逃过一劫。但是李泽言不甘心啊,哼,这普天之下就没有我李泽言得不到的人...

【路遇一只不太乖的野猫】


♬  1:http://burning801.lofter.com/post/1f516e78_124c3c53

♬ 2:http://burning801.lofter.com/post/1f516e78_124f0ef6

♬ 3:http://burning801.lofter.com/post/1f516e78_12511fd1

♬ 4:http://burning801.lofter.com/post/1f516e78_12549a63

发一个汇总吧,其实加起来也很短(⇀‸↼‶)

………………
为什么要点开查看全文才看得到有图´_>`

路遇一只不太乖的野猫【李泽言】4

你把电吹风调到最低档,用柔软的毛巾擦去小黑身上的水。温热的风刚好,小黑闭着眼,乖顺的任你揉搓。直到你确认小黑从胡须到尾巴颠儿都吹干了,小黑已经睡着了。

你把小黑放在抱枕上,顺顺它肚子上的毛,为它盖上小毯子。照顾完小黑的你终于可以做做自己的事儿,然后洗漱上床睡觉了。

竟然捡到了一只猫,它太可爱太柔软。像前进的船只绕进漩涡,逃出后遇见的风景。突然闯入,撞进毫无防备的心里。

你躺在小黑旁边,一次次抚摸它柔顺的皮毛。偶有喵的一声轻吟,似乎将醒,却又未醒。不知何时,你也陷入梦境,一人一猫,灯还未熄。

醒的时候,阳光刺得你睁不开眼。昨晚不知不觉就睡着了,灯忘记关,窗帘也忘记拉好了。你还记得昨天捡到...

路遇一只不太乖的野猫【李泽言】3

小黑前爪搭在你手背上,你放下手中的餐具,终于如愿以偿地摸到小黑柔顺的皮毛。你把小黑抱到腿上,却发现它两只前爪抬着捂住了眼睛。它在害羞吗?也太可爱了吧。怪不得养了猫的同事总说猫是世界的瑰宝。

你发现小黑的皮毛里有些碎叶子,大概是因为常在灌木丛里活动吧。毕竟是野猫,你决定给小黑洗个澡。小黑发现你抱着它往浴室走,似乎反应了过来。它挣扎得非常激烈,却一直没有伸出过爪子。你知道猫都不喜欢水,怕它因为恐水抓伤你,特地换上一件长袖的旧衣服,衣袖却并没有遭受摧残。

小黑喵喵叫着打猫猫拳,你安抚地摸摸它的脑袋,拉开浴室门放水。小黑似乎发现没有回旋余地了,认命的用前爪捂住眼睛,埋进你手心里。

洗澡的过程中小...

© Burning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