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白起】枪点红尘

      ——白起手执青隐枪,踏马而来。他身上铠甲已破,面上血迹零落,眼里却是清明。他伸手拉起悠然,至马背身前,长喝一声,踏马而去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正是江南明媚天,醴河边上,画眉婉转啼鸣中夹杂着数名女子的娇笑声。有琴声悠然响起,带着三月天的慵懒,恍若清晨的雾,若有若无,飘散在越见浓烈的天光里。

悠然放下琴,才想起昨日给自己的功课还未做完。自从掌管水云楼以来,对自己的要求似乎越发懈怠了。楼里的姑娘们都已起了,有的已梳妆打扮整齐,正在堂里练舞,有的却素面朝天,正端着面盆去院子里洗漱。悠然款款拾级而下,跟院子里的姑娘们一一打了招呼,一起用桂花胰子洗了脸。

今天来楼里讲课的是围棋先生,这位李老先生德高望重棋艺了得,难得肯来水云楼里教姑娘们棋艺。李老先生已是花甲之年,仙风道骨,一派正气,倒并不会被外人说些什么闲话,也不怕在外留有花名。

吩咐了星岚招待李老先生之后,悠然就回房了。临帖十篇后,看着自己越发熟练的笔法,悠然才放下笔。刚好到了辰时,有侍奉的丫头进屋摆好吃食,侍奉悠然朝食。

春日阳光正好,却是水云楼闭门谢客时。悠然换了身轻便衣裳就独自出了门。水云楼临水靠山,出了后院便是醴河。醴河边上有大片大片的竹林。有风吹过,竹林便发出哗啦啦的声响。

悠然随手摘了根狗尾巴草,捏在指尖转悠。口中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,施施然踏进竹林里。林中一个角落,有根枯黄的狗尾巴草,插在满地的杂草和落叶中,垂着穗子,在微风中轻轻的荡着,毫不起眼。

悠然走过去,把枯黄的的狗尾巴草拔出,随手扔了,翻出埋藏在层层落叶中软剑,吹去剑锋上的尘土,熟练的挽了一个剑花。

悠然也不知自己练了多久的剑,回过神来时已经全身酸软,脚边都是被利剑削下的竹叶。她收了势,找了个地方把软剑藏好,插上怀中取出的那根嫩绿色狗尾巴草。

悠然在醴河边的浣衣石上吹着风,河水清澈见底,倒映出她纤瘦的身影。摘掉发上的落叶,她用河水洗净脸上的汗。三月的河水尚且冰凉,悠然打了个颤,正想回水云楼取暖,却见河对面有一具尸体搁浅在河滩上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随便写写的脑洞产物
有空会继续写
可能会ooc

 
评论
热度(46)
© Burning|Powered by LOFTER